主页 > 社区现状 >单轨火车爆炸声吓坏搭客 出口栅关闭人群受困 >

单轨火车爆炸声吓坏搭客 出口栅关闭人群受困


单轨火车爆炸声吓坏搭客 出口栅关闭人群受困

单轨火车燕美路站日前发生列车冒烟,更传来一声爆炸巨响,惟现场工作人员没及时启动安全措施及疏散人群,令不少下班的打工族,受困在站内整整20分钟。

这起意外事故是于前天(1月10日)傍晚6时许发生,事发的情况犹如大逃亡的电视剧情。

据知,当时下班的打工族正在该站月台排队等候单轨火车,岂料当从蒂蒂旺莎终站方向单轨火车慢慢驶来时,站内的乘客先闻到一阵浓烈的化学味,再来就是一声爆炸的巨响。

此事令在场的乘客惊慌,而放弃乘搭单轨火车,但当时站内的出口栅通道却全部关上,现场也没即时实施安全措施及疏散人群,令乘客进退两难,惊慌失措。

目击者:列车龟速行驶 未到站已闻浓烈异味

根据当时在场的乘客刘晓翾,他当天与友人蔡珍莉约于5时50分抵达该站月台,准备乘搭开往汉都亚方向的单轨火车。

“我们当时已感察觉单轨火车比平时迟了,当我望向轨道时,看见其实已有一辆单轨火车在途中。”

他形容该列火车的驶速度非常缓慢,但相距月台仍有一段距离,他当时已听见行驶中的单轨火车与铁轨摩擦的声音,且离远已闻到一股气味。

“列车是龟速行驶,而且像是一艘船摇摇摆的靠站,站在我们前的两位女性马来同胞也立即捂着鼻子,我们都嗅到一阵浓烈的气味。”

职员叫搭客离开车厢

他今早和蔡珍莉在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陪及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同下,今重返单轨火车燕美站现场召开记者会,陈述事发的经过。

刘晓翾说,由于察觉情况有异,他和朋友马上离开候车站,惟发现出口栅全部通道已经关闭,有乘客投入代币,电动栅口也没有操作,一时间无法离开该站。

蔡珍莉指出,车站职员当时确实有叫所有搭客离开出事的车厢,但在所有通道关闭下,搭客根本无法离开现场,人群困在车站内无法即时疏散。

“当我们已经在柜台要求售票员开出通道,也看见许多人从月台冲下来,打算逃离现场,现场的人潮及混乱令我感到害怕,幸好没有人受伤。”

“柜台人员打电话” 没工作人员指挥安排疏散

刘晓翾指出,当时越来越多的乘客要求售票员退款,而他和友人没有要赔偿,只是要求售票员打开通道让他们出去,但对方在柜台内连拨打电话,却未理会乘客的要求。

他说,这时火车也传来爆炸声一声巨响,他于是前去月台看个究竟,只见到该列火车有浓烟气味冲出来,站内的乘客都已大惊失色。

“我们有看见一位身穿黄衣的技术人员进入列车,要求搭客下车,同时有搭客从月台反方向的通道离开,但是栅口也一样关闭了,没有人可以离开。”

无人知“爆炸”原因

他指出,当时整个站内并没有站长或负责人,也没有立即安排疏散工作,只有一名售票员和技术人员,也没有人知道为何火车发出爆炸声,令人对乘搭安全感受威胁。

他说,事发后该站人潮汹涌,有男生因急于逃离现场,越过电动栅口跳出该站。

他指出,之后其中一个出栅口可以通行,他们才和其他乘客犹如大逃亡般涌出该站。

“离开时已经是大约下午6时08分,前后受困在站内大约20分钟。”

曾在国会提安全问题 方贵伦:交通部模糊回应

方贵伦指出,单轨火车发生故障情况如吃“生菜”,安全措施成为疑问,国家基建公司及陆交委会需回应单轨火车防范措施,以免类似事故发生。

“单轨火车已非首次故障,包括列车厢的门口开关,所幸这次事件未发生意外伤亡。”

他说,他早前在国会向交通部咨询单轨火车安全措施的提问,惟该部却以类似意外非常罕见回应疑问。

“武吉免登是为繁忙道路,且高峰时段引发塞车,如果单轨火车发生意外,搭客该如何逃生?包括当局是否准备诸如天梯、灭火器等逃生安全措施?”

他也说,类似事故如果在邻国新加坡发生,车站的总经理以辞职为事件负责。

陈国伟促公交会主席彻查

陈国伟指出,乘搭单轨火车究竟还是否安全已让搭客怀疑,他将明天联络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主席丹斯里赛哈密要求彻查此事,为关闭所有出口解释。

“当天列车已有潜在危机,负责单位应先疏散人群,才处理善后工作,而并非不专业做法,无视搭客的权利。”

陈国伟指出,由于事件仍有疑团,他也要求当天目击事件经过的搭客向蕉赖服务中心反映投报。



上一篇: 下一篇: